top of page
Search

超能小孩特攻隊

P在學校老師的建議下做了評估,說在集中力和整理力(organisation)上都有輕微問題,P媽想問問我如何是好,好等報告出來後能想辦法。想了想,取去了P功課上的一個局面做解說:


國際象棋好處在簡單直接就可以看到學生的思考過程。吃馬一步本身不壞,證明學生對於白方脅迫殺著有意識,只可惜後面還有一車,所以答案並不正確。要解決方法有兩個:Playmake和Getting hold of evidence。先設想對方會如何回應(假如我是白方),又或者多觀察,先多找出其他可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再比較。 更上一層樓,家長應該要問的應該是,這些小缺點是不是一些以自己或正常成年人也不可接受的小毛病。大人總是希望下一代比自己好,但這種「好」無法被客觀定義,一些性格上的小缺點容易被放大成為不得不修理好的大問題。基本上不對任何人懷惡意和傷害之外,都應以寬容。 小孩子還沒年輕得(年老得)會有自我懷疑和檢視的習慣,We are not young enough to know everything,但大人則不然,對於自己的能力局限較有准確的界定。雖然如此,但還是看見很多成年人有著自我能力認知失調的問題:不能好好集中,對於未知的事物過份高估自己的能力從而做出過於倉促的決定。Buffett說投資上最重要要有方法應付自己不認識的東西,這一點看法依舊適用於今天的市場。成人都不過這樣,卻只最因為孩子還小而自己年紀比較大,所以沒有人用放大鏡來看待自己。 看待問題理應於一般性角度著手,而這一類性格和能力不同的問題,並不只是因為年紀大小。這些問題常見於所有人,也甚至在各行各業屢見不鮮。改善方法也因而可以從生活上的一般性習慣和原則著手,「多看,多設想,寫筆記」不過是具體在國際象棋上以實物表現而已。這不能取代較嚴重程度的孩子需要教育心理學家的支援,但作為生活的一部份對於我們大部份人來說,倒也不太難。 看奧運和孩子,想到了超人特攻隊(The Incredibles),而我們應當思考的問題是,是我們需要運動員,還是需要符合需要的運動員。孩子亦然。 故事中的英雄為阻止地下奇俠出手,然而並無減低傷亡(地下奇俠本可遁地而去),也無法阻止銀行被劫,最後還是被賊人逃去。超級英雄,運動員,孩子都是被結果所衡量,他們並不一定有所處時代或地區所需要的能力,或者得不到別人需要他們得到的結果,最後大多數其他人都被迫隱姓埋名。 大企業家要進出計劃去改善超級英雄的形象,總有一些超級英雄的能力比較吃香,故事中力大無窮的超能先生要退居家中,上場的是比較柔韌多變的彈弓女俠。在花絮之中,導演Brad Bird也構想過有幾場戲想以超級英雄真人表演的節目,去達到娛樂和製造輿論的效果,不過後來想想會令電影故事失焦,也就因而作罷。非只是觀眾和市民,大眾的注意力和記憶力也總有限,基因所驅使下更傾向注意最優秀的運動員和學生,而對於殘疾運動員和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他們所受的挑戰卻往往過於抽象而未能感同身受。

好的家長,好的孩子,好的運動員,可以站在同一的高度上,是王陽明口中的精煉之金。以黃金的重量作為能力,我們和運動員比可說是差天共地,然而在於心術之純正,體育精神上的追求和堅持,我們心中黃金的純度可比運動員堅毅不屈的精神。反而不應集中他們的獎牌和成績,為了把金塊練重,將錫鉛銅鐵雜然而投,分兩愈增而成色愈下。


基本面上,我只看孩子們是否能堅持自己每天都有花時間在喜歡或擅長的事情上,為所作的棋盤內外選擇是否能清楚解釋,除此以外,對有些課堂上的小脾氣和集中問題,不求甚解,有很多地方大人都做不到,如果從大人的角度看也可以諒解的話,和它們共處,適時提點便是。The day the child realizes that all adults are imperfect, he becomes an adolescent; the day he forgives them, he becomes an adult; the day he forgives himself, he becomes wise.

每次駕車時,比賽前總喜歡聽音樂,回憶起波瀾壯闊,在困難下的日子,那段才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因為那段日子成就了現在的自己。



71 views0 comments

Recent Posts

See All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