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Search

近事


1.很多人問起我是不是不教了。 我會繼續教,但最近的確近提拔了很多後輩。畢竟年紀大,結婚了,感覺要好好把事情交代好。人老了會買保險,德不孤必有鄰,我是要思考我們社會的將來,國際象棋需要怎樣的人。 她是元氣壽司,我是千両;她是百佳,我是Taste/Fusion,總希望和對教育看法相近的家長能成教育上夥伴,所以術業有專攻,面向有不同需要的家長而已。 2.香港缺乏年青一代的棋手執教,當中女孩子更少,後輩比我有精力,青出於藍,本該這樣。她也吸引到不少有女兒的家長上課,又有小學主動招手望她設班,這是我作為一個油膩中年男人所沒法做到的事。國際象棋什麼都不缺,就缺女生。 除此外,華仁也該多出兩三塊小鮮肉,一來回母校執教,二來憑他們新一代處事方式,應有力打破舊時不同棋藝學校總會的門第之見,帶入新的處事方法和提升本地比賽和主辦水平。 3.也安慰見到有很多新學生,水平和眼界比我們舊時更高,下棋音樂數學,天才於三者掌基本原理即可成大業,他們很多比我下得很好,只希望他們能在歲月趕上他們前,拿到點東西好在幾十年後和孫兒吹牛。 4.身為好老師和家長差不多,Anson媽說對了,其實重點在於陪伴,而不是你要有多少資歷或成就。真有點本事,可能只是因為在辦論隊混過幾年而得的,那麼一點兒的語文能力。外加韓寒李天命錢鍾書。 別的學校資源多,參加多別的學校的比賽,到外面上團體班不是壞事,應該趁年輕多參加不同比賽。我見過很多不同其他界別的學校老師都不喜歡為其他學校的比賽宣傳,這並無從整體學生的利益考慮。要從客戶的利益考慮,那怕要冒失去他們的危險。 反過來,你要覺得學生的眼晴雪亮,而你能留著的也是有雪亮眼晴的學生。何況你又不是他,又何必判斷什麼才是他最好的利益呢。要是其他學校能挖了他,那只能說明在他來說有別的考慮(例如時間,價格,教學風格),也可能是純粹自己教得不好 這點後輩還是有待磨煉。待得中秋開學,多問句寒暖,多喚喚他的小名,別人就自會記得你的好。Walter Bagehot 曾說The best history is but like the art of Rembrandt; it casts a vivid light on certain selected causes, on those which were best and greatest; it leaves all the rest in shadow and unseen. 人生本來就該這樣 5.二十出頭還有和別人較勁的意思,現在覺得批評也沒多用,做多少算多少。有空還要多讀讀書,省得有批評人的功夫。資歷深的老師備課也會懶散,水平不夠的老師卻自吹自擂,也就見怪不怪,殺一千還有一萬。讀書最好,有空還加點註腳,反覆嘴嚼作者棋手妙到毫巔之處,賞心樂事,一人之境。


如果真要說批評能有點作用的地方,就是肉食者鄙的問題,本地學校和總會都缺乏戰略考慮,老是在算他們搞了多少比賽,ELO平均分,多少人報名,國際學校的班能收多少人。傷殘人士、低收入家庭、少數族裔,不是你有空做一次講座就能放上網說事。慈善活動的開支報告,問卷調查的設計,登記會員的選項,都會被馬會一類大機構逐條審視。這些方面的慣性缺失,是造不起來的主因。 找哪幾間機構合作,買多少器材,如何Trainer the Trainers,在不同地區自發成群,以數間地區學校為單位,搞地區性比賽,說服商界出資包裝國際象棋,要是推而廣之,但說到底社會還是由特定團體組成,倒不如以特定團體著手。多說有害,做便是了,拉集了一些有意做點成績的年輕人,看看會如何。 就這樣才更要三五成群

133 views0 comments

Comments


bottom of page